「梅露可物语」周年回忆录

不知不觉连「梅露可物语」都已经玩了快整整一年了,中间似乎是完全没有放下过吧,其实最初的时候是将其作为复习期间的调味料来的,但从实际的情况来看……根本就是变成主菜了嘛,考试当天还在想着清AP的我也是够了。曾经将「神女控」卖卡卖建筑的时候基本是决定不再去碰这类卡牌游戏了,B站最早看到梅露可的时候也很果断的选择了无视,奈何后来还是罪过地掉进了这个坑,也许是风花的错(抽了1年未见风花我也是醉得不行),也许只是试玩的错……虽然对于我个人来说,如果只是玩一个卡牌游戏,并且画风还算喜欢的话,哪怕只是很简单的游戏模式,也是能够断断续续比较稳定地玩下去的,只不过……不可能有那么狂热?嗯,某种意义上已经可以这么去形容了吧。

刚开始玩的时候我似乎也算是个欧洲人呢,钻单第一发就出了凯撒,第一次过活动就掉了三头龙,虽然那个时候的自己完全不知道5星卡和4星宠都是什么东西。想想在那个没有贯枪盾,没有BE,甚至没有流氓星没有太太的当时,凯撒也已经算是水系核心了吧,于是前期自己也算是仗着T比较硬一路强推过来的。虽然这都并没有什么卵用,在有亚德的世界还是奶妈更重要,结果还是直到自己70级左右,蓝衣开放了进化,终于有了水奶的我,抛弃了当时唯一能用的奶妈黄泉,加上交换所兑换的碧天,才勉强组出自己的屌丝纯色水队,摆脱了那4色队的噩梦。不过也只是当时没有武器魂的错,毕竟安、随性都是优秀的单体法呢,于是等级翻了倍的如今,我还是选择了默默回归彩虹队……

因为最初的目的是休闲,故意找了一个不开公会战的公会,想着就这么清清AP,打打活动也就OK了,所以当初在聊天室被女仆安利了会战的好处,然后来到了AKB48并说不出到底是好是坏,至少自己就此喜欢上了会战这玩意儿。也已经忘记是哪一天开始玩梅露可的,不过8月21日进公会那天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认真玩这个游戏吧,不仅仅是开始打会战,也是就此在“大佬们”的带领下开始详细去解梅露可。说起来第一天一大早就兴冲冲去出击了好几刀然后被女仆教育了呢,紧接着就被灌输了会战的基本流程,支援、祈祷、尾刀什么的,在女王趴趴的指导下也是才开始了解卡牌的一些基本东西,比如怎么组队,什么卡能用之类的事情,启蒙导师的感觉。

可惜随之而来的开学让公会突然就这么沉寂了下来,但是正在兴头上的我却是无法满足于那一周一次的会战,也就有了之后的尼亞萊噠沃亞之行,一方面是因为每天会战,更多还是因为挺喜欢这个名字。不过总体来说那个时候的会战因为分段基本就是a/s上下,自己等级也低队伍一般,而且作为一个无氪,也没有太多想让队伍变强这样的想法,也就普普通通没什么东西。当时那段时间,在聊天室倒是呆的挺多的,最早是随手一拉到底,就这么选择当时位于最后一位梅的聊天室,认识了风亚冷叔读心等等。即便到现在我还是觉得梅露可比之部分手游比较有趣的一点就是因为聊天室、会战所以交流上会相对比较多吧,也就自然地会更加有趣一点,明明是一个人玩的游戏也会有很多人在一起玩的感觉。也是那个时候出现了“入侵者”取名所带领的Dollars们“占领承包”了聊天室,然后就被拐进了群,至于理由……我就是想去偷看相册里的预感的Kira~。

Dollars的3日游变成30日游算是一个转折点吧,也是第一次嫌弃自己的彩虹队,感觉到实力差距好大,开始执着于王宠、击穿这些东西,也幸好那时开始培养起了自己的水队,运气倒是不错,刷了2天出了水螳螂,然后隔天又出了风乌龟。本来是休坑的旅行,想去别的公会呆几天然后好好复习的,没想到事与愿违,反倒是留下一起肝起了会战。倒是各种积极呢,因为公会整体水平比较不齐,分时出击、首刀卡刀、装死尾刀……似乎什么都干过的样子,也是至今打会战最起劲的一段时间,每一刀每一分都是关键的样子。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些事情有闹过吧,最终顺势选择了离开,不过倒是拐了我同学进去,是不是有种坑队友的感觉,说起来之前有写过一段关于那天态度的东西,不过最终还是没说出来……那时似乎一路冲到并一直稳定在了1600分段,没能在那段时间一起冲上ss也是挺可惜的,应该也是在那边第一次打的1k以上祈祷吧,还经常喜欢在计划出刀的时候拖延一下,想等祈祷更高一点试试自己什么的,不过最高貌似也就到1k5的样子,毕竟队伍放在那里,仅有的那一点点徽章,选择了兑换玲珑,也是终于有了自己第一个四星卡。现在的Dollars已经进化成为了Dalaos,曾经的1k1也已经变成了1w1,果然“壕氪怕”呢,变得好远不认识了。说到氪,因为那时的6元5钻活动我也是终于没捂实自己的钱包迈出了第一步。

跑去早苗酱哒哟一周游后,正式建了醉生梦死笑人生打算把自己丢进公会放置play的,木材也一股脑儿的只丢了食堂,这个糟糕的名字是之前聊天的时候用了一次,至于具体为啥也已经记不清了,反正感觉气氛有点像也就很自然的用在了公会名上。聊天室也因为中经常出现的人差不多都被搬倒了Dollars的群里,感觉太冷清也就晃荡到了黄泉。随着几个小伙伴的加入,很自然的(是什么鬼),我又被带进了会战中,如果说理由恐怕要算是越临近考试越没心思复习吧,游戏里也正好队伍开始提升这样子(好吧只是借口而已),和饼干女王三个人从1000杀进s,然后开始各种挖人和邀请,那个时候招人已经开始变得困难了,之后国服一系列的所谓特色东西的正式上线,更是一波弃坑潮,不过乱中还是有抓到夕音黑羽十六木子僪花等一些人感觉也算是不错了呢。说起来公会的人还真是挺大杂烩的,1/4小号+1/4拉过来帮忙的朋友+1/4真萌新+1/4的流动人口,能好好会战也是挺不容易的样子。在14年底的时候正好第一次冲上了s+,然后就开始了近一个月的沉寂,直到1月26日,放假的冷叔冷月跑过来帮我们又冲了一次s+,虽然说马上就开溜了,但也不知是给了公会还是给了我自己一点动力,一起认真打了20来天,中间也有游僧花花天海等人的支援。每天截图+文字好好记录了下来留作纪念吧,难道这是我悲哀的先见之明?……貌似也很小孩子气的偶尔和甘兔风味堂姬の崩坏比战绩来着,前者基本就是黄泉的公会,后者则是争争的老家,还有小姬胖子蛋蛋这些来助战的小伙伴。中间还恶搞改了一次名,顺便自己也配合着守护甜心骑士团的公会名改了甜心公主的坑爹昵称,话说这梗是怎么来得有点无从考证,貌似出处自己都忘记了的样子,不过这游戏也因为大家没啥兴趣而没有继续。公会最终的解散结局也说不上来是什么的错,因为从一开始公会就是东拼西凑起来的,之后临近新年总觉得公会就突然没有了生气,其实应该说那个时候自己也就已经有了弃坑的想法吧,鬼使神差的决定离开公会自己各处去旅游。奈何走了一周后还是有点愧疚和不舍,想要重建公会,不过终究也只能想想而已,结束了就是真的结束了,有些事情就只是我想多了而已,也该说是自己撒手不管的责任。自己也许并不适合做会长吧,太急躁与急功近利应该说心态并不好,其它方面的问题也很多呢,总之并没有好好的弄出那种公会的气氛。

后来乱逛中无意间撞见了噗呲,又一次来到了早苗酱哒哟。新年的彩蛋,也就是觉醒书7折的活动,着实是一个重磅炸弹,虽然自己很不幸的在这之前刚好用光了徽章,但是还没有收割过2星的我狠下心屠杀了“幼崽”,换来了全队的高觉,和第一个满觉满级同伴——碧天。其实并不觉得这个活动是什么好事,实力提高了是不错,但似乎瞬间这游戏的寿命也一下锐减。凭着队伍高觉的底气也算是提升了不少击穿能力,就是偶尔奈何上年年底国服推出的奇葩融合宠开始普及并且略有点bug使得心有余而力不足,上了几次ss倒是很开心,算是比较圆满了吧。而且估计是国服改了抽卡几率,之前被放逐非洲的我貌似又游回了欧洲,各种单抽出了不少货,成功摆出10队,中间天城那次两把10连影子都不见,然后夜半凑了5钻一发入魂激动了我好一阵子。其实那段时间梅露可总体气氛挺飘摇的,各种婊+各种活动,后来又是搞出羁绊、师徒、会战送钻之类的东西,结合同步日服进度后突然到来的同时出击三家的功能,顺便D3国服再来背个锅,主力全部跑去肝D3什么的说多了都是泪。师徒自己当初各种熟人随手丢申请,却是无意间栽进了小柒的自动接受坑中,不过也已经完满毕业,可惜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徒弟,还想调教下什么的,也就坐等P酱里世界的毕业吧。后来无意间一次打开黄泉的群,惊讶的发现竟然都还活着,之前因为聊天室的“支援风”、“感谢风”,吓得我滚去了“大食堂”就没再关注,于是顺势我也就默默放弃了s+,回到了黄泉,来到了甘兔风味堂。嘛其实倒是挺不错的,基本都来会战、会聊天,分数也是s/s+上下正好捡钻,只可惜如今也是极限了吧。

一周年,也说不上来是玩累了,还是没时间,或者各种各样好的坏的事情,总有种想要弃又不怎么舍得弃的感觉,想想还没抽到风花,主队还没满觉,姑且也就这么继续玩着吧,不刻意去追求什么,也就回到了最初那种清个AP打个活动的状态,倒是也不麻烦呢……自己的公会群现在有点被搞向掌机交流群了,拐了灯酱七海提子鹈见西索进来,不过不伦不类的样子完全是个废。现在决定退了那些曾经的公会群,也不管各种小伙伴关系是好是坏,或者是否有记得过我,就当有缘再见吧,梅露可也该慢慢画上一个句号了。姑且算是简单的回忆录,总有没能记录下来的人和事,感谢有梅露可有大家的一年。

相关文章
「阴阳师」回忆录
添加新评论
已有 2 条评论
  1. 流量活动

    能坚持那么久,很厉害了。 :idea:

    1. 息E-敛

      自己也挺惊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