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位的人生——《白夜行》感

刚开始看《白夜行》的时候差点误以为是短篇故事,因为最初的案件似乎就这么没有结局平淡的结束了。翻过一章转眼时间线已经往后推了几年,全新的背景全新的人物,让人看起来就像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而不是过去阴影的延伸。除了没有想到整个故事的时间跨度如此之长外,也完全没有想到会有着那么多的出场人物,而这些人之间,或多或少又有着一定的联系,所以《白夜行》与其说是作为推理在叙述一个案件的始末,不如说是在讲述两个人复杂的人生。

整个故事从表面上看,就像是在交替平行地叙述亮司和雪穗两个好似无关之人独立的人生轨迹,两个人一个生活在阳光之下一个生活在黑暗之中,除了再那次事件中有所牵扯之外,本就应该是生活在两个世界没有太多交集的人。然而正是这样的两个人,被警察笹垣形容为枪虾和虾虎鱼,两人的人生轨迹,实际上是一条紧实的双绞线,没有直接的联系,但是通过无数的细节交缠在一起,都和对方所连结。每一次看似没有意义或者莫名其妙的行动,只有被那些零散的共同点勾连的时候,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事件。

其实对于枪虾和虾虎鱼这种形容我更多的是表示不解,因为在我眼中的后续事件发展,两人的关系早已偏离了早期所能定义的依赖共生,更多像是互助与掩护,或者换个角度看变得更像是赎罪与利用。所以当最后那把代表着两个人纯真感情开始,同时也是两人命运转折点的剪刀插在亮司胸口的时候,这又一次标志了两个人关系的变化的一幕,是终结也是一个新的开始。书中似乎没有给出这出事件的线索,不清楚究竟是一次意外,还是亮司为了埋葬一切的自杀抑或是雪穗暗中策划的一出戏,但是不管雪穗最后的头也不回是出于前者还是后者,那时的雪穗所失去的应该已经不再是那个赖以生存的世界,片面地说更像是一个已经使用结束的阶梯。这里之所以说新的开始,是因为对于雪穗而言,亮司其实可以间接地看作她自己的另一面,自私一点说,R&Y作为正反的两面其实并非不能分割,失去了另一半以后也许将不再完整,却可以认为是另一种完美。

当时看到雪穗与中道正晴相识,之后和高宫诚结婚、离婚那几段剧情,我有想过是不是亮司利用了雪穗之便才去涉足计算机的行当,而雪穗为了亮司想要做的事才会选择那样的人生。但后来想想,似乎还是与此相反更加容易接受,假设是雪穗借用了自己身边这些可以利用的东西,其中包括亮司这个人本身,才会有之后亮司所做的那些事情,抑或是一切都是亮司主动为雪穗所做也未可知。而这里亮司对于雪穗,雪穗看待亮司的态度究竟是出于爱情还是出于其他什么,也许都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两个人选择的是这条一明一暗刻意淡化对方存在的路。

这里让我想起在后面的故事中,有一段借侦探今枝之口说起雪穗心里一直有着一个人,文中给出的猜测是一成,这也许是因为当初那段被众人所看好却最终没有走到一起的过去,与之相关的还有围绕的一系列事件,甚至最后和筱冢康晴结婚似乎都从侧面成为了这一点的佐证。不过多数人应该更愿意相信那个人是指亮司,要说原因或许仅仅是出于对故事中略显悲剧的两个人的一种期待,也算是不愿意去相信故事表面所给出的对于角色性格的定义而给自己的一个安慰吧。不如说我也在这么期待着,因为那更接近一个自己想要看见的结局,但或许只有“雪穗不会喜欢上任何人”这一说法才更贴近故事本身吧。

所以我终究还是读不懂的是后来的雪穗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也就无法理解之后所有事情展开的起因,理不清两个人如此选择的意义。谈及作为一切故事起源的事件,那段历史对于雪穗而言必然是无法抹去的噩梦,留下的以雪穗之名的存在,是被恶魔夺去了灵魂后的空壳,而这其中所填充的也说不清楚是恐惧还是怨恨。以至于后来的川岛江利子、筱冢美佳等事件,我不认为是出于嫉妒或者达成目的的手段之类的原因,更多是那被封闭情感的宣泄吧,或许不管是作为最出众的那一个亦或是在何处稍欠于他人,当面对眼前能够映照自己的人与物时,都会让她想起某些无法忍受的东西。

但是回过头来,在我们所能看到的世界中,从她母亲死去的那一刻,除了钥匙上挂着的铃铛响起时能够让人记得过去以外,似乎一切都已经被掩盖。即便历史无法消除,即便身心所受到的伤害依旧残留,但她的人生轨迹应该说在那时已经被她自己所修正。以她的聪慧和能力完全可以轻易把握自己接下来的人生,而原本这再一次的选择不管是隐姓埋名消失在人海,还是光鲜亮丽高调被人仰视,对于那个雪穗而言其实都不是难事。这里很难去解释雪穗的完美,身上那从小时候开始具有的独特的魅惑气质的由来,在那样的童年下,能够保持一个正常的精神状态已经不易,更何况是成为一个他人眼中的完美角色。而我能想到的理由,同样也是对于没能读懂的雪穗错位人生的猜测,对比随后展开在我们面前的故事,与其说是她一个带着野心的人生规划,不如说更像是漫无目的地前进,也许这是那一具空壳在寻找自己灵魂的路上,在不断尝试着新的角色吧。


从看完小说到现在其实有半年多了,这篇感想一直没法完全写完,虽然说看的时候似乎有很多话想说,但看完静下心来想写点什么的时候,却又理不出一个完整的思路。一些想说的点又因为只读了一遍小说,片面的理解没敢肯定的写下来,所以最后感觉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写完的时候倒是脑海中一直徘徊着一个想法,也许在某种意义上西本雪穗和茅原雪子(「虚之少女」)很相似吧。

相关文章
双月的镜中世界——《1Q84》
添加新评论
已有 2 条评论
  1. 猎风

    东野圭吾的作品还没有看...准备看的说,目前在啃太宰治的作品

    1. 息E-敛

      太宰治目前我只打算啃《人间失格》,不过东野圭吾还有一堆没看23333,看样子要很久之后才会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