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树下的美丽谎言——「すきま桜とうその都会」

「すきま桜とうその都会(隙间樱花与谎言都市)」给人的最初印象基本在于樱花、都市这两个词上,寒冷雪地中出现的这个温暖世界,对于故事中的兄妹二人来说是一个新的生活,也是一个避世的桃源。但随着故事的展开,可以说这两个词所代表的也是用来伪装这个谎言世界的一个“谎言”吧,只不过这些谎言并非寒冷而是如这个世界一样温暖。

日常

表面的三条人物路线,可以说是单纯讲述三个角色三个不同谎言下的人生。游戏自己最先进入的还是巧可线,作为活跃整个故事的灵魂人物——巧可,带给游戏平凡枯燥日常剧情的是轻松愉快的气氛,不如说是游戏玩起来没有想象中腻味的重点。毕竟不管什么一直都有巧可在活跃着,包括每天早上都会乱入的侦探巧可,对剧情来说没啥意义但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真是不假。

单纯的性格,单纯的背景,或者说是来到这个谎言编织世界的单纯理由,巧可算是作为在这个谎言构造的都市中最为单纯的一个角色了。“为了寻找自身独一无二的东西”这一点与其说是巧可的愿望,不如说是每个人都有的念想,不管是希望自己本身独一无二还是拥有独一无二的东西,也不管是出于寻找自我的一个方式还是存在于这个社会逃不过的对比。前者其实也算是人所谓“活着”的目的吧,只不过兜兜转转终究是逃不过寻找自己的另一半这一步。

天羽巧可

像巧可所表现的那种开朗的,也许应该说更像是没心没肺的性格,算是比较容易让人亲近,会让人不自觉乐于与之接触的类型。虽然不一定会产生好感,但一定不会去讨厌,因为他不会触碰到你的任何底线,相处时一般没有太多需要顾虑的地方。只是想要去数身边这样的存在,往往会发现似乎有又似乎没有,即便曾经那么强烈的存在过,但当时光轮回,就像是萍水相逢一样逐渐消散在记忆中。越是这样的性格越是那种会把自己藏得比较深的角色吧,平时无法看到的那一面,只有在被依托的时候才会真正展现。

与巧可相反的,花珠这个角色在游戏中的存在感似乎并不强,虽然是性格所致,但若有若无的样子倒是意外和她自身“幽灵”的设定挺相合。花珠线算是比较有意思也是让我挺意外的一条线,同样也是自己相对比较喜欢的一个结局,因为花珠自身在我看来是整个故事中和“谎言”二字最为贴近的一个人物了。从与主角的相遇开始,直到找回全部的记忆,可以认为她一直用谎言在伪装自己,不如说她自身的存在就已经成为了谎言。这里的存在一方面是指在主角等人的认知中,另一方面是指在这个樱花飘落的世界里,后者可以说就是这个世界最为独特的地方。

真正要算是花珠线的内容就只有在宿舍里与主角见面时失忆的情况下主角那模糊不清的记忆,以及最后在公园面对“飘”时那关于过去整个事件也就是事情真相的阐述了。比较喜欢的地方也就是在对于事件的阐述中,明显能觉察到的那种矛盾感,能明显对两个人的身份产生怀疑或者猜测到两个人的关系,但是却又很难给出一个良好的解释,但当最后谜底揭晓时原来前面已有不少的铺垫。

橘花珠

所谓骗人首先就是要骗到自己,这个世上并不存在完美的谎言,但其实可以认为有着完美的欺骗。言灵一事,看似并不算是什么能够直接起作用的了不得的东西,但却又不得不承认恍惚间能够产生颠覆的变化。“花珠”这个名字所包含的,更多是真正的飘对自己的一个愿望与期待,而这个樱花树下谎言之地算是一个将其开花结果的奇迹之地吧。

说到奇迹,宿舍长音音的故事可以说并不算是特例,而更像是一个典型。本应该是身患绝症几乎就是数着日子活着,却是在一个完全没有由来的谎言,或者说是本质上是谎言的鼓励中,健康地成长着。“因为,是那样吧,那是真实与否,都没有关系。重要的是……”鼓励音音的老师有说过这么一句,也算是比较直白的说出了事实,有时候关注一件事情究竟是真实还是虚假并没有什么意义,重要的是自己究竟是怎样的想法,如何去看待的,真假只是一念之差罢了。

其实在这个必须要打上“妹控”标签的游戏比较核心的妹线中,也正是这如何看待的一念之差在约束着两人。妹妹咲良那不管何时总是拿着手机的状态算是一个明显的异样之处,而前述的剧情中隐约的透露让人不免有些猜测,但说不出话的事实正式摆出来的时候还是会让人有点吃惊的,因为有语音的存在,对于失语的认知感并不算强烈,所以反差会显得有点大。而兄妹二人对于这一事实的闭口不谈成为了两个人为了维持两人当前关系的“谎言”,其实只不过是因为害怕失去而选择的逃避。

“你害怕因告诉哥哥觉察到自己说不了话这件事,而毁掉‘虚假的幸福’。另外,对如果能说话的时候,哥哥是否会不再只照顾自己,感到恐惧。“故事借医生夕阳之口说出了妹妹心中所害怕的事物,只是在这表层的恐慌之下,不如说更重要的是另一个一直被压抑的情感。“或者是这个。到那个时候,那份强忍着的,假装没觉察到的感情……会不会在不经意间倾泻而出。没错,为此感到恐惧,感到害怕,感到畏惧。不是吗?”所以这才是咲良真正的谎言吧,无可奈何地喜欢着哥哥这件事情,在兄妹还是恋人之间的矛盾心情,对于这无法回避的两难感情,表面上的逃避终究只是一时的选择。

春日井咲良

咲良的真结局路线选择的是以谎言来结束谎言,也可以说是以另一个方式将谎言揭穿。在那棵樱花树下许下的是已经突破了谎言二字的永恒誓约,所以说如果没有神的话,那就创造一个神,正如铃说过的这么一句话:“人,即使不去依靠什么神的力量,也能自己创造奇迹。”

神之一词,并不能说是对某个特定存在的称谓,而是人对于期待自己愿望实现的一种定义。而铃作为樱乃这个都市中被如此称呼的存在,扮演的角色更像是一个观察者。铃线作为游戏的隐藏线,应该算是游戏的核心线,或者说是用于点睛的一条路线,但是意外的在许多人的评论中却被称为败笔。在未真正进铃线之前,我以为是别人过于夸大,但当铃倒下剧情转到另一面的时候,我才感觉到与其说铃线是对樱花都市这个谎言世界本质的解说,不如说是在原本的设定上又强加了另一个世界。

根据最后铃线的解释,这个被称作“内侧的宇宙”的樱花都市,是人心不可思议的黑匣子,或者说是人心意志对于这个世界的影响力吧,所以不妨可以把这个地方解释为人们内心希望所融合的世界。铃曾经说过她可以看到人们心中的“缝隙”,那里存在着人们渴求着的东西,也许这就是那一抹隙间樱花吧。正在这樱花树之下生活着的,是用善意的谎言伪装着的人们,也是饱含希望渴求着的人们。

铃

“‘谎言’,能够留下来……能够创造出更温柔的世界。”对于铃来说,“谎言呢,和愿望很相似的。还有,憧憬。”通常意义上伴随着隐瞒、欺骗、背叛,更多的负面情绪与相反意愿的“谎言”二字,同样的也是一种对于关心,对于期望,对于未来笨拙的表达方式。真实与谎言,仅仅取决于你自己是否愿意去相信,所以“隙间樱花”虽然是一个虚幻的存在,但“谎言都市”可以说就是我们生活的另一面吧。

相关文章
「サノバウィッチ(魔女的夜宴)」路线简谈
萌与崩的矛盾体——「77~And, two stars meet again~」
添加新评论
暂无评论